世爵因萨博破产起诉通用汽车索赔超过30亿美元
发布时间:2019-10-07

 

盖世汽车讯 据路透社报道,荷兰跑车制造商世爵正代表子公司萨博汽车追诉通用汽车,索赔超过30亿美元,指控其故意阻拦中国青年莲花收购萨博,导致萨博最终破产。

世爵指控通用恶意阻挠青年收购萨博

世爵跑车向美国密歇根州东区美国联邦地方法院(United States District Court of the Eastern District of Michigan)递交诉状表示,萨博前任母公司通用汽车因为担心技术通过萨博拍卖流入中国,在华制造潜在竞争对手,对合资子公司上海通用不利,因而阻挠中方投资者收购萨博。世爵称:“通用从来就不能容忍萨博在中国与其竞争。”

通用汽车发言人詹姆斯·凯恩(James Cain)则表示,尚未接到被投诉通知,不过补充道:“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。”

世爵跑车CEO兼前萨博CEO维克多·穆勒(Victor Muller)认为通用被追诉属于自食其果,其向路透社宣称:“通用汽车从来不相信我们能够生存下来。现在世爵仍然在这里。他们以为世爵将同萨博一样走进墓地,很显然这并没有发生。”

世爵向法院申请陪审团裁定,要求通用汽车赔偿超过30亿美元,包括补偿损失、利息、罚款和诉讼费用。穆勒向媒体解释道,30亿美元诉讼赔偿金额根据如是:倘若与中国青年莲花汽车之间交易达成,萨博的价值原本应该达到该数字。

穆勒表示:“通用汽车的行为直截了当而意图明显,促使萨博汽车走向破产。这是通用汽车干涉萨博、世爵和承诺重组萨博的中国投资者青年之间交易的结果,迄今隐患尚存。”当前世爵的诉讼得到了匿名第三方的资助支持。世爵为了本次诉讼已经花费了数十万美元的准备费用。

萨博纷争回顾

2010年1月26日,世爵跑车以4亿美元价格从通用汽车手中购买萨博,但CEO维克多·穆勒仅能支付其中7,400万美元现金,其余则以萨博优先股的方式成交。

萨博汽车被通用转手给世爵后仍然经营不善,陷入债务泥潭。2011年3月29日,由于无力支付零部件供应商货款,萨博被迫停产。维克多·穆勒自此连续数月从俄罗斯、中东和中国投资者处寻求解决方案。

5月萨博获得一笔复产资金,但因拖欠员工薪资在6月再度陷入停产。5到6月期间,中国庞大汽贸集团和青年莲花汽车相继进入收购序列,此后两家公司结成收购联盟。6月27日,世爵跑车更名为瑞典汽车SWAN(Swedish Automobile NV),世爵资产同样被穆勒置于抛售行列。一直到今年3月穆勒停止抛售世爵,并恢复了世爵跑车的公司名称。

庞大和青年于10月28日同瑞典汽车签署备忘录,将以1亿欧元价格买下萨博100%股权。在两家公司公布萨博重生发展规划后,通用汽车11月7日表示,若中方成功并购萨博,则将停止向萨博供应9-4车型所需零部件和技术。作为萨博前任母公司,通用持有优先股,其反对则意味着谈判双方将重新回到起跑线。

12月5日,瑞典媒体披露一家中资银行将取代庞大入股萨博。次日通用表示仍反对新股权结构方案。12月7日,法院指定重组监管人Lofalk表示,由于萨博未能确保获取中方资金,因而应当终止破产保护,萨博再次面临危机。

19日,瑞典地方法院批准萨博破产清算申请。中方收购萨博规划宣告失败。

不过由于瑞典法律规定,清算中的资产仍可继续拍卖,因而今年1月开始,来自中国和其他国家的企业又纷纷开始着手萨博资产收购,包括青年莲花、土耳其Brightwell、印度马恒达等,一度升级至十四家公司竞购。部分传闻中的买家涉及到宝马公司和中国北汽、吉利等企业。

各买家中以青年莲花最为积极,也在相当长时间内成为外界最看好的收购者。不过通用一如既往以凤凰平台技术专利作为阻挠理由。土耳其Brightwell愤而退出,并直斥通用意在扼杀萨博。

萨博的部分设备和人才逐渐流入沃尔沃等企业,敲定收购交易的规划拖延多次。到今年5月份,收购整体资产的买家最终只留下两家:青年汽车和瑞典国家电动车公司NEVS(National Electric Vehicle Sweden)。后者为中日电动车联盟,属于香港国能生物发电集团NBE(National Bio Energy Group)与日本风投“Sun Investment”(阳光投资)的合资子公司,着眼于利用萨博的技术和工厂设备打造电动车。

6月13日,萨博破产管理人召开媒体发布会,正式宣布NEVS赢得萨博资产竞购交易,为悬念迭起的萨博收购案画上了句号。